熟悉的陌生人作文

篇一:“熟悉与陌生”作文导写及例文

“熟悉与陌生”作文导写及例文

【原题再现】

根据以下材料,选取角度,自拟题目,文体不限(诗歌除外),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

中国社会学大师费孝通先生早年在《乡土中国》里指出:“中国传统社会有一张很复杂庞大的关系网,人熟是一宝。”

齐尔格特?鲍曼说:“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几乎被陌生人所充斥,而使得它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遍的陌生世界。我们生活在陌生人之中,而我们也是陌生人。”

【审题立意】

1.从人的物质属性上讲,我们所处的环境是陌生的世界,我们都是陌生人。从人的主观能动性上讲,人和人相处的过程就是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。故此费孝通和鲍曼的阐述并不矛盾,只不过侧重点不同。中国传统的“人熟是一宝”的观念是中国长期以来“人治”制度体现。西方社会眼中“我们都是陌生人”更多的是“自由独立”观念的体现。

2.人作为一个独特的个体存在,一个人很难真正熟悉另一个人,从本质上讲,人与人之间是陌生的。但随着交往的加深,认识由零碎到系统,由表层及内里,由感性到理性,人与人之间逐渐了解、熟知。故此陌生和熟悉是一个相对的过程。有时即使从未谋面,但彼此所处的民族特性、人文氛围、思想信仰、行为习惯、后天教育等因素相似,通过某种媒介,亦可达到熟悉的程度。此所谓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,亦即宝玉与黛玉初见:“这妹妹我像是在哪儿见过的一般”。相反,即使天天相见,听其言,观其行,但未必能知其人,此所谓“知人知面难知心”。

3. 从现实意义看,人与人的联系日益紧密,任何人不可能是孤岛,人熟有利于人与人和谐相处,有分工有合作,有利于时代的进步。但过分强调“人熟”,情感的亲疏远近必然导致认知事物的深浅,必将导致偏差与不公。当今任人唯亲、宗派主义、山头意识源于此。相反,人与人之间保持一定的陌生感,可以避免诸多交往上的俗务,可以更好了解认识他人,为对方保留一方自由的空间,一切矛盾、冲突,纠纷、违法、犯罪等,更能冷静客观处理。

【优秀作文】

网中窥人

费孝通在《乡土中国》中说:“中国传统社会有一张复杂庞大的关系网,人熟是一宝。”熟人是这张关系网离我们最亲近的一环。在信息交流愈加方便的今天,人们脚下的网也在不断向外延伸,但同时却也有人深切地感受到: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几乎被陌生人所充斥。如此悖谬的现象,我想是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了。

熟悉与陌生,不同于认识与不认识这一对概念。熟悉与陌生,应是以人心的距离为丈量标准的。两个人唯有在深入了解、滋生情谊,心灵靠近之后,方能说是熟人。在我们所处的“网”中,连接熟人的就像是韧如丝的蒲苇,而陌生人之间则是轻折即断的稻草。心灵的靠近使得熟人联系得更紧密。

《典论》中说:“常人贵远贱近。”这句话可以更具体地理解为“常人贵生贱熟”。对于自己已经熟悉的人,人们易于渐渐把他们的存在当成理所当然,反倒忽视了这些生命中的“贵人”,转而去结交更多更具新鲜感的陌生人。殊不知,“熟悉”,这根人心之间坚韧的蒲苇,是需要我们倾力去维护的,就如上等的茶壶,只有时常拿出来用茶水“养一养”,才能保有历久弥新的光泽。在这“陌生人的世界”中,熟人才是真正可贵的,珍惜熟人,让连接彼此的蒲苇深深扎根于心中,我们才不会再感到世界的陌生。

三毛说:“一个朋友就足够了,两个朋友多了一点,三个朋友未免就太多了。”人对熟人生来就有一种贪求之心,总希望将更多的陌生结交为熟人,但通常容易顾此失彼,丢失了原先的熟人。许多人打开微信不断找寻“附近的人”或“摇一摇”,通讯录中的朋友越来越多,却仍抵挡不住孤独与寂寞,在铺天盖地的网中感到茫然与陌生。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曾说:“社交工具只能提供人与人沟通的管道,并不能治疗孤独本身。”社交网络的发展,使得很多人过分地编织了自己的关系网,最终反被困在无尽的陌生感中。

柴静说:“在哪里生活都一样,没什么生活在别处,这辈子决定你悲欢就那几个人。”珍惜自己的熟人吧,哪怕这世界陌生人再多,你脚下的网再小,你也可以笑着说:我不孤独!

莫愁前路无知己

村上春树这样结尾《挪威的森林》:“我身何方?我放眼四周,街道尽是川流不息熙熙攘攘的陌生行人。”

人生即是如此,正如齐尔格特?鲍曼所说: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几乎被陌生人充斥。当你有幸停下脚步,环顾四周是些陌生的面孔,而你熟知的过去已在脑后渐渐朦胧模糊,那是一种令人心碎的迷茫与无助。

诚然,人是一种群居动物,需要熟悉的人来依靠。无奈岁月给我们开了个玩笑,这场如逆旅的人生行路,你我皆是行人,无人能永远停驻你的人生。也许你找到了可以同行的人,但下一秒却可能分道扬镳。君不见一向豁达乐观的李白面对京城之外陌生前路也只叹息“行路难”,君不见五十年代败逃台湾一个陌生地方,国民党将士与亲人话别的一面即成永远。

于是,陌生的黑暗吓跑了抱负,内心的迷茫束缚住了脚步。

可是,人生不应如此,担忧前路没有知己而驻步不前的是懦夫,不舍弃过去,便无法迎接崭新的未来。这样包裹在熟悉的温暖中,久而久之,内心便会冰冷,就连自己也沦为陌生之人。一如锁在港湾里的小舟,没有触礁搁浅倾覆的危险,却只会被温暖锈蚀为废铜烂铁。没必要留恋过去,人生本就因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气魄而美丽。李叔同离开了风花雪月熟悉可人的文坛,遁入空门,只为那份风度,那份情致。佛门的清冷岂是常人所能忍受的陌生和孤寂?佛的禅又岂在于香火的繁盛?沉溺佛学,是在孤独中与陌生的自己对话,正是这份陌生筑就弘一大师而并非李叔同。前路也许陌生,但仍有你追求的彼岸,更何况身后熟悉暂且不会消逝,莫愁前路无知己,鼓起勇气向前。

世上本没有熟悉,任何熟悉都是从陌生转变而来。前路无知己,那就用心去寻找熟悉,何必局限于人。佛曰: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罗曼﹒罗兰自锁书房,八年间挥笔成就《约翰克里斯朵夫》,那一声面对朝阳的呼喊,便是他早已视克里斯朵夫为知己的明证,这样熟悉,何惧陌生,何惧前路无知己。

莫愁前路无知己,告别过去的熟悉,投身于未来的陌生怀抱里,让陌生浸染自己的气息,而不是在熟悉中消亡自己。

我愿推开房门,奋不顾身地走入人海中,走向自己的世界,一个陌生的世界。

交情得似山溪渡

在《三江小渡》一诗中,杨万里这样写道:“溪水将桥不复回,小舟犹倚短篙开,交情得似山溪渡,不管风波去又来。”

人生在世,无可避免地,会被卷入社会的关系网中,每个人建立起自己独特的关系网,人脉圈。几乎无不像费孝通大师一样感慨:“人熟是一宝。”

但,恕我直言,人熟只是为了社会活动层面上的需要,无法交心的熟人,抑或是为了满足双方利益需要而不得不熟的人,与陌生人有多少区别呢?你会问:那这世界,不就是鲍曼口中的陌生的世界,被陌生人充斥了吗?我也说不,因为总有一些用心灵对话的朋友,总有似山溪渡一样真挚的交情,他们笑看溪水头也不回地向东,淡看小舟来了又走,不畏风波来去。

因而,熟悉与陌生,并非由关系的亲疏决定。正如国学大师季羡林在著书《牛棚杂忆》,回想那十年浩劫之岁月时写的“人是会变的”,“那些平日里对我毕恭毕敬的东语系学生,批斗起我来热情格外高涨”甚至于,季老当年资助的一个印尼语学生,竟成了“吹胡子瞪眼”的头儿。而当季老被批斗得垮了时,是同为北大教员的张学书、王恩涌搀他回了家;当季老拖着残破的身躯独自看病时,是马士沂再三诚恳地要求季老上他那装菜的小车。无情的风波驱走了流水,赶跑了小船,于中,季老却觅得了山溪渡之所在。若一个人真的跌宕到了山底,熟人的面孔真的会变得陌生,你会幡然醒悟:真正熟悉的人,是那些即使知道你跌得很深,也奋不顾身的人。

所以我说,熟人不可谓其不重要,人毕竟要立足于社会,不能独自陌生于社会,但是,人总需要几个并不是为了社会交际而存在的真正的、用心灵沟通的朋友,他们是你心灵的渴求而不是囿于生活的被迫选择,他们不会随物是人非而背弃,会让你觉得世界在最陌生最陌生之时,仍有可以依托之熟悉。

交情得似山溪渡,不管风波去又来。

熟悉的陌生人

顾城有一首诗:“你一会儿看云,一会儿看我,我觉得你看云时很近,看我时很远。”若即若离之感,着实令人玩味。

人与人之间的相处,也如这般,总免不了时而陌生,时而熟悉。生活在以人际关系为核心的社会中,绝大多数人都渴望与投缘之人交往,拓展自己的人际网络。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熟悉的深入能真正避免陌生。

我们不能将熟悉与陌生完全割裂开,在某种程度上,两者有相交之处且相互转化。熟悉是建立在陌生基础上通过深入了解而产生的心里作用,陌生是由于不了解所产生的一无所知或部分空白,也是熟悉背后的不熟悉。二者对立统一,因为陌生,所以有距离感,增添神秘感,便由此而生求索熟悉的欲望;因为熟悉,所以更了解对方是一本永远看不完的书,便无可避免产生短暂或长期的陌生感。

当然,我们绝不能消极地认为,既然人的心灵之间无法真正熟悉,便无需去交往了解。我们必须懂得,人的灵魂拥有独立性。周国平说过:“每个人的内在世界都是孤独的”,相互之间思想必然有矛盾甚至相悖之处,但真正的君子之交应是和而不同,其淡如兰,其闻也芳。我们应在包容理解中淡化陌生,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往。

《诗经》中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”的情谊,穿越了千年的历史烟尘,牵动着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;杨绛写《我们仨》,以柔和的形象润泽一个家庭,传统“婆媳”之间的矛盾,杨绛以包容理解的态度将之避免;沈从文写《边城》,茶峒之中淳朴的民风,友好的邻里情,虽无血缘之亲却更显真挚。当陌生的我们相遇,不同的世界观、方法论碰撞,以同甘共苦的心境、包容的姿态,乐助的态度处之,岂不是最妙的熟悉之道?

与人相处,留白的艺术不可谓不精深。“静故了群动,空故纳万境” ,给予对方足够的空间,保持适当的距离,使双方皆得其完满。正如孔子与老子这两位稀世之才,如同秋水

与长天,思想与学说的巨大差异予以恰到好处的留白,却使他们站在同一境界,成为千古的知己。

放眼当今,随着科技时代冰冷机械的运转,有多少人因为所谓的陌生而对灾祸、血案不以为意,甚至幸灾乐祸?当心底麻木的“拍客”多了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的仁人志士少了;当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多了,“一方有难八方支援”少了,时代将走向何方?勿再将不熟悉为借口,身处社会,我们应当以理解包容的态度对待所有人,增强彼此间的熟悉。 “熟悉,万法一如”,相互理解相互包容,人与人之间必将更和谐,看似陌生的世界必能充溢温情。

篇二:最熟悉的陌生人

最熟悉的陌生人

瑟瑟的秋风伴着这昏黄的季节,勾起我无尽的回忆,令我想起那青涩而伤感的记忆,如茶般纯淡而浓烈。

八月桂花又开了,与往年一样幽美芬芳,空气中浸润着甜甜的桂花香味,闭上眼睛,微微发呆,记忆深处,你的笑唇比这花甜。想起她,一股浓浓的忧伤好似桂花香扑来,我心中便充满了无尽的自责与悔恨,真希望时间能从头再来,我一定会全力挽回这段失意的落寞。小学时,我是一个安静沉默的女孩,总喜欢独来独往,在自我封闭的天地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,连自己也无法解读那一份孤寂。然而,她的出现,却改变了这一切,改变了我。这一切,似乎是天使对我的恩泽。

她是一个插班生,四年级时,她来到我们班,突来的缘分令我们两人相识。在我眼里,她是那样清纯可爱,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,一双乳白的运动鞋,充满了蓬勃与朝气,又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,在人群中穿梭,好似天使的降临。

放学回家的路上,意外地发现,她与我同行,她面带微笑并友好大方地向我伸出了手,我有些惊喜,有些害羞,傻傻地立在那里,直到她一把握住我的手。那一刻,我没有拒绝,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溢满全身。接下来的日子,我俩朝夕相处,形影不离,一起上学放学,一起玩耍嬉戏,一起讲悄悄话,是她的善良与真诚叩响了我的心扉,周围的人都说我变了,会笑了,连空气似乎也被传染了,感觉格外清新欢畅。

然而,好景不长,老天像是一个爱开玩笑的大师,全因我的迷茫,竟亲手埋葬了这段友谊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开始厌恶周围的一切,包括她。真不知道,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在左右我的思想,令自己这般讨厌。看着她的快乐与成绩,看到她的一切的一切,都让我很不是滋味,是一种酸涩、是一种苦闷……或许,是狭隘的胸襟卡住了我,或许,是被忌妒的心冲昏了头脑,我难受,似乎喘不过气来,我寻找,天使到底在哪里?

每次,我都充满敌意地盯着她,而每次,她都只是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,似乎从来没有责怪我的意思。每次,她想找我好好谈谈,而每次,我都只会对她冷嘲热讽,一次又一次深深地伤了她的心。每一次的对话,都是以战争的火药味告终。这一段纯真的岁月,似乎就此被阻断了,我们俩之间的友情变得十分僵硬,甚至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。

然而此时,没想到,她居然搬家了。记得在那一个不寻常的下午,我们俩放学没有走同一条路,而是她向左走,我往右走,我不言,她不语。在交臂的那一瞬间,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,但在那转身的一刻,我惊诧地发现她的眼眶湿润了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刺了一下,好痛,真的好痛。

花谢了,叶落了。一次偶然,我再次遇见了她,那一刻,我们彼此凝视着,似乎有许多话要说,然而,只是淡淡的一丝微笑,便匆匆擦肩而过了。那一刻,一种莫名的失落感爬上心头。我知道,以后的人生中,像这样的离别还有很多,但逝去了的,就再也无法挽回了。在那满眼的悲伤中,我留下了永远的遗憾……我相信飞过今年我会与她更远了,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把她忘了,但当我什么都明白的时候,还能找回那原有的桂花香味吗?

2003年的秋天,你不声不响地消失在我的世界里。我在盛大荒芜的岁月边缘一遍又一遍想起你善良的脸,想念你我的春夏秋冬。亲爱的伙伴,轻声问候一句,何时回来?像季风过境,像午夜梦醒,带着芬芳的记忆?

――后记

篇三:最熟悉的陌生人1500字

友情,无论预料之中还是预料之外;无论清楚明白还是糊涂懵懂;无论紧抓不放还是视之流水;最终的最终,结果免不了是愈行愈远,双方各自成为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——题记

2012年的秋季,微微有些寒意,而天空还是湛蓝湛蓝。只是熟悉的街角,再寻不到我们并肩的背影。

诧然遇见,最熟悉的陌生人

漫步在街道,往事一幕幕浮现。曾经可以闭着眼睛轻而易举的摸寻到回家的路,如今同样还是这条路,睁着眼睛反而避免不了磕磕碰碰。无数次问为什么,为什么形同陌路的是我们,却连着熟悉十多年的路也变得同样陌生。我试图将我们的曾经当作功课重新温习,然而现实并不满足我,它只是让我慢慢记起,愈加折磨我。我抬起头,不再盯着脚尖行走的的痕迹,而是将视线停留在远处行走的身影上,慢慢的,他的容貌愈见清晰,诧然间我身体里的血液沸腾,细胞分子变得格外活跃。激动,愤怒,悔恨,复杂的心情轮流替换。两年来,我一直在期盼我们的再遇,有时候在想,我们的家不过是前后一两分钟的路程,我们之间最多是隔了一条路的宽度,然而为什么想要遇见是那么的困难。也许我不知道,也或许其实我是知道的,知道那位有心人刻意躲着,所以即便我费尽心思,两年来依旧未曾遇见过一次。也许只有在你预料之外的情况下,我才可能诧然的遇见你。我怔怔的看着你,两年前的你才到我的肩膀,发型也是最单纯的学生发式,而两年后站在我面前的人却高出我一个头,头发不再是纯纯的黑色,而是鲜见的亚麻色。还是你先反应过来,说了句,“好久不见”。我回答,“是啊,很久很久没见了,久到我快要忘了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。”自嘲的话语,淡淡的口气在空气中慢慢沉淀。我说很久没见,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。瞥见你犹豫的眼神,我急忙说,“老朋友,就算两年没见,不用陌生到连聊天的机会也不给吧。我们从出生就认识,现在18岁,减去没有记忆的四年,减去现在空白没有交集的两年,我们好歹也有12年的友龄吧。”也许是我的执着勾起了你的回忆,你轻轻的回道:“我们打会儿羽毛球吧,两年前你欠我一场羽毛球赛还没还清”。我说好,我欠你的会还你。看见你笑了,我多么希望你听见我内心的独白“如果可以,我宁可一辈子欠着,这样至少还能证明我们曾经深刻的友谊不是海市蜃楼。”

无论预料之中或是预料之外,诧然遇见最熟悉的陌生人,最多的便是感慨和遗憾。 温习,已故的回忆

孔子曾说“温故而知新”,我认为除了知识需要温故,回忆同样需要。看着奔跑在球场的你,挥汗如雨,而我只是微微的涨红了脸,我说,“两年没见,你的球技下降了。”而你

只是落寞的回答说“不是我的球技下降,而是你在进步。”曾经最擅长声东击西的你,曾经十个回合下来我都无法打败的你,如今所有的结果都颠倒了。中场休息的时候,我们说了很多话,甚至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都陷在了回忆里。

幼儿园的时候,你把一扔就会爆的扔扔炮寄存在我的书包里,导致上课我一抖书包,就霹雳啪里响个没完,还把书包弄破了几个洞,最后还叫老师罚了站,而你在旁边幸灾乐祸。接下来一整天没理你,在回家的路上,我们又和好如初。

上小学的时候,在操场上玩游戏,我以为站在旁边的是另一个朋友,抓起她的手便赶紧跑。跑到操场中央,气喘吁吁,回过头看见的却是你等着看好戏的笑容。我尴尬之极,问你怎么在这,隐隐约约才明白是我拉着你过来的。气愤之余,又觉得好笑,一路中你竟然一声都不吭。

升初中的时候,不幸的没有分在一个班,但又庆幸的是一个礼拜的体育课都能碰面。那时候可以看见,总有四班的一个女生和八班的一个男生捧着羽毛拍,认真的比赛着。我们是最佳的球友,是彼此最强的对手,也是最要好的死党。初中,是男女生最易情窦初开的时期,回家的路上我们不再只是谈论游戏怎么样,学习怎么样,而是增加了一个话题,关于喜欢,我们彼此描述着喜欢的人的外表,在第二天趴在教室窗口小心翼翼的观察。然而这份可遇而不可求的友谊,还是逃脱不了分班后的淡化。初二的时候,我们变得不再有时间一起上下学,偶尔会听说你上课睡觉,作业不交或者和你同学出入网吧的消息。我以为过段时间你会慢慢好起来的,然后确是一直这么消沉颓废的放纵自己。那天下课我找到你,说了很多,然而最后的结果变成了争吵。倔脾气的我们都不轻易低头,整整两个月我们没说话,原因是我怎样也遇不到你。去你家里才得知你的亲生父亲得癌去世了,而你的母亲却不愿让你见父亲最后一面。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悔恨万分,恨自己是你最好的朋友却无法帮你分担。也许是理智被压抑了,我冲着你妈妈喊,你平常偏心你的小儿子也就算了,为什么连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也不给他。他不过比我大了三天,他也还是个孩子,他需要你的爱,父母离异本来就会给孩子留下阴影,他已经足够乐观,而你却一再剥夺他乐观的权利。“说完,我推门而出,我不知道我身后的那位母亲是何种心情,至今也无法揣测。那一次之后我遇见你,你正好和你的同学在一起,只是手上拿的却是不符合你年龄的香烟。我站在你面前,说”放学之后,我们打羽毛球吧。“你回答说好,并且揿灭了烟蒂。那时候想也许你也曾作出努力,试图想挽回我们的友谊的。只是上天好像总和我们开玩笑,当你拿着球拍的时候,我妈妈的话语让你变得难堪,你说来找我打球,我妈妈却回绝你说我不在家,我知道你看见了我,我想要迈动的脚步却赶不及你转身回头的速度,我分明看见了你眼睛里的诀别,我只是差一步就可以解释清楚,然后两年来一直没有这个机会。那之后我和父母冷战了很久,他们不知道我的心思这么细腻,我并不责怪他们,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为自己女儿选择一个能至交的朋友才重要。初三的日子也许因为中考变得短少,整整一年我们没在遇见,那时想也或许他真的想要和我分道扬镳。那一年我没有参加中考,而是选择了职校,然而听说他没在升学,而是

跟着一帮狐朋狗友混着。在进高中的前一天,我在网吧找到了他,他愈发清瘦,所有的态度都已拒绝打发我为前提,我看着他,越来越陌生。

也许我清楚明白的知道,原因可能只为了不让我有他这个朋友而丢脸,但我依旧告诉自己我糊涂懵懂,所以我们的友谊依旧如最初。

回不到最初,唯有于它告别

下半场的羽毛球赛结束了,你输了,我对着他说道。他说,你赢了,赢得很漂亮,你不再亏欠我什么。我问他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?他点头,我问那我们还能回到最初吗?他默默的摇了摇头,最初的最初我们都回不去了,而最好的朋友到现在为止。回不去,那就和它告别吧。不知道是下雨了还是怎么了,起初只有眼角是湿润的,到最后觉着头顶的小天空下起了雨。我朝着他大喊,也许可以回到最初呢,他抬起头并不看我,只是对着天空说,不会的,一段时间里有一行朋友,上天是规定好的,什么时间段身边就会遇见那个时间段的人。他说你会遇见下一个羽毛球对手,下一个搭档,下一个死党,但那一定不是我。当你战胜我的时候,注定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里了,也许当你遇到旗鼓相当的人,你就遇见了你的死党。我大声地说等到你十八岁,成年的那一个生日,我会第一个帮你庆祝。

他微微一笑,好像是对我,也好像对着空气,我想要紧抓着他不放,然而却怎样也抓不住。所有的回忆,都似如流水。

再见了,我的最佳损友

走出球场,往不同的方向离去,就像平行线,只不过我走在这端的延长线上,而他在那端的延长线,彼此,愈行愈远。世上不知道有没有奇迹,能让平行的我们再度相遇。手机铃声响起,是陈奕迅的“最佳损友”,空气里一直循环着“为何旧知己,在最后变不到老友,不知你有没有挂念这旧友,或者自己,早就想动头,来年最陌生的,是昨日最亲的某某”。点开信息,是他发来的,内容是“再见了,我的最佳损友”。顷刻间,回忆里的那些弹珠,格子,橡皮筋,魔法卡片,那个大清早背着小霸王只为我说了你早点来的死党,越来越模糊。点了陈奕迅的“最佳损友”发给他,附上“再见了,我的最佳损友。”??正如歌中所唱,分别总好过我没有遇见过某某。

再见了,最佳损友;再见了,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范文网 » 熟悉的陌生人作文